每日經濟新聞
新文化評論

菜鳥集運地址 > 新文化評論 > 正文

網紅經濟從來都是走鋼索,平台和名人都應加倍珍惜自己的羽毛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4-24 11:26:23

每經記者 丁舟洋    每經編輯 杜毅    

流量就像一個哈哈鏡,很多原本清晰的事情,透過這面哈哈鏡,也變得光怪陸離。

流量又確實是一條走得通的商業邏輯,只要有關注度,就可以“變現”。“眼球經濟”,吸引眼球者,得到經濟效益。

主播馮提莫一個月收到的禮物就價值五十多萬;“口紅一哥”李佳琦年收入超過上市公司……無怪乎羅永浩也要下場直播賣貨,畢竟這吸引力法則帶來的一本萬利太誘人,而流量的迭代又如此之快,今天圍觀李佳琦直播的粉絲們,誰還記得一度年收入千萬因在直播中用説唱形式詳細描述吸毒而被全網“封殺”的MC天佑。所以在商業的邏輯上,收割流量經濟的手法當然越快越好。

可有的事情商業邏輯上雖然走得暢達,在常識的邏輯上卻是嚴重扭曲的。

比如前兩天因頻繁盜竊電瓶而入獄的周某某,在四年刑滿出獄後,竟然有多家網紅經紀公司或直播平台希望簽下他,最高薪水據説開到年薪數百萬。

周某某入獄時,對記者的採訪鏡頭説出過所謂的“名言”,“打工是不可能打的,一輩子也會去打工,做生意又不會做,要維持生活,只能靠偷東西了。進看守所感覺像回家一樣,裏面個個都是人才,説話又好聽。”這些荒唐的言論,在他出獄之際,又一次在短視頻平台上“火了起來”。

53f24ae1.gif?Expires=1902907500&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eTgBroKZoGlx%2BptvA61mNMysHkM%3D

雖然“英雄不問不出處”,但任何人都不能不顧“社會責任”。網紅公司,炒作周某某,就是在傳達“不想付出勞動,靠盜竊為生,出獄後還能做年收入幾百萬的網紅”的價值觀,將社會責任感拋在腦後,目的不外乎是用審醜來收割注意力,其中藴含着將犯罪行為娛樂化的價值觀扭曲之危險。

可以想象,周某某如果真的簽約了直播平台,不僅是網紅自身,背後的運作公司還可能遭到被徹底封殺的懲罰,為一味追逐網紅經濟付出深刻的代價。

而就算是那些優質的網紅,其名譽或誠信一旦出現危機,對相關的資本平台都將造成不可逆的損失。

前幾天鬧得沸沸揚揚的“張大奕事件”就是最好的例子,被網友們笑稱“總裁夫人一聲吼,吼掉上市公司幾十億美金市值”。

再往前看,羅永浩直播翻車,他聲稱的“全網最低價”,消費者轉眼就能找到同樣商品更低的價格,又有消費者發現產品售後服務出現問題。

這樣的例子並不罕見,李佳琦在推薦不粘鍋時,現場粘鍋,直播留言區一片“垮了垮了”的刷屏;郎朗的鋼琴家夫人吉娜在帶貨時從外包裝完好的包裝盒裏拿出一個吹風機,聲稱是自己常用的吹風機,粉絲大呼“太假了”。

在資本的催化下,網紅可能一夜成名,但其聲譽的崩盤也可能一夜之間發生。聲譽崩盤,即意味着他們將迅速退出大眾視野,社交媒體資產瞬間歸零。天價簽約一名網紅就如同一場高風險、高回報的併購,網紅的聲譽或誠信一旦出現危機,面臨的就是商譽的大幅減值。

可見風光的網紅經濟如同走鋼索,稍有不慎就跌入深淵。

但走鋼索的網紅經濟,對於一個良性的網絡生態而言並不是壞事,危機引發的高損失讓網紅和平台們意識到,人氣收益高並不意味着可以不擔負任何責任。人氣越高的網紅越應該警惕,在生活和工作中,倍加更珍惜自己的羽毛,對自己的言行負責。

封面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